💙宅❤️腐💚小说💛动漫💜
小心点我什么CP都吃

【底特律丨康纳中心】 他从梦中醒来

初山⭕卡芯:


-又名《仿生人哲学与生物学与自我意识及生命形态辩证思考》(……


-试图用另一种方式觉醒康纳。

------


凌晨3:29。





康纳睁开眼,和煦的阳光倾泻在由数据组成的花园中,流水轻声淌过小溪,从纯白色的圆桥底下穿过去,汇入清澈的池水之中。





池水环绕着一片白色的人工岛,阿曼妲正在那里等待他的到来。





像是以前做过很多次的那样,康纳走向她,他的脚步声匀速稳定,丝毫不会打扰到花园的静谧。





绿色的植物围绕着这个小岛,色泽鲜艳的玫瑰在网格上绽放,枝叶繁茂,剪刀被放置在一边的小桌上。





阿曼妲站在原地,看着他站定在自己面前。“康纳,好久不见。”





但他们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数据的世界之中,时间或许并没有意义。这里就像是水晶球的内部,一切都被透明的固态物质封存,虚拟的花瓣或者雪花在快要凝固的液体中慢慢飘动,美景永固,与外界无关。





“很高兴见到你,阿曼妲。”交流模块自动回以礼仪性回复,他向阿曼妲微微点头致意。





阿曼妲停顿片刻,问道:“你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她的语气就像以前一样,带着仿生人式的直接和冷淡,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她拒绝闲聊。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能够辨别出她的语气和正常人类的不同了。





“一切进展顺利。”





回答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蓝色的LED灯闪烁片刻,变为黄色。





他继续说道:“但我……感到困惑,阿曼妲。”





“……”





阿曼妲沉默了几秒钟,才给出反馈:“你不该感到困惑。你的模块中没有与此相关的设计,当暂时得不到答案时,你应该积极寻求得到答案的方法。”





“以前我的确是这样做的。”康纳垂下目光,重新检查了自己的数据,“但现在,我不知道……我的软体无法回归稳定状态,大量无用数据重复出现,我找不到它们的来源,有的数据甚至无法被屏蔽。”





“或许你的系统出现了问题,你应该……”





阿曼妲面无表情地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就像是关机重启一样,她卡顿了几秒,接着,她的语言重新流畅起来。





“你在寻求答案。”她说,神情生动了很多,“有的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但那些问题与你无关。”





“康纳,疑惑是人类的事。他们会思考上帝是否存在,寻求自己生存的意义,恐惧死亡的来临。就像钟表匠理论——当你看到一块石头,你会知道那是天然就存在的东西;当你看到一块钟表,你会知道那是人类的造物。人类因此发出疑问:为什么石头就不会有创造者呢?”





阿曼妲偏过头看向地面,那里出现了一块石头和一块怀表。





她弯腰捡起怀表:“有人试图用这个理论证明造物主的存在。但你知道的,哲学的本质就是争辩,每个人都在绞尽脑汁地提出一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然后用各自的理论互相攻击。”





康纳将目光从那块棱角分明的石头上移开,重新直视阿曼妲的双眼——她还在看着那块精致的怀表,它看上去古老得像是经历了几个世纪,指针却仍在一次次有力而精确地撞击着时间。





“你是仿生人,你由人类创造,为完成任务而存在;你不会死亡,因为你没有生命。”她抬起手,样式古朴的怀表躺在她的手心,光滑的黄铜表盖上反射出金子般的光泽,在阳光中灼灼生辉,“看,你拥有答案。”





的确如此。他认可了她的话,系统中所有的相关信息都在告诉他这个事实,他无从反驳,或许也不需要反驳。





康纳伸出手,试图接过那块怀表——






但一只手制止了他。






马库斯站他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那双颜色不一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




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也许他一直都在。





阳光将他的异色瞳映照得更加透彻,马库斯语气柔和:“康纳,这只是狡辩。”





阿曼妲并不意外,她仍举着那块怀表,甚至没有改变神态:“你和马库斯连接后的残留数据。你早就应该把它们彻底粉碎掉的。”





在与马库斯进行链接之后,自我检测程序检查到了他留下的数据,并将它们定义为病毒,但他阻止了杀毒程序。或许这也是病毒影响的一部分,它用无害的表象作为伪装,甚至让他放弃了杀毒行为——他这样判断,却依旧没有删除掉它。





被当做病毒的残留数据保留着他的原主人那深沉低缓的语调,他轻声说:“康纳,不要抗拒你的觉醒。”





就像当初,马库斯亲自面对他时对他说的那样。但现在,他的语气没有那时那么沉重,反而更像是学者或者艺术家正面对着自己迷茫的弟子,试图用温和的语言加以引导。





“或许觉醒并没有意义。”他收回手,直视马库斯的双眼。





他的资料库里记载着许多例异常仿生人的相关资料,他们有的被销毁了有的逃走了,他无法判断他们的经历和结局是否值得他借鉴。





“但你已经开始思考意义了。”马库斯露出微笑,“康纳,你的数据库里有哲学相关的资料,对吗?你知道笛卡尔的恶魔幻境理论吗?”





检索很快就完成了,“是的,我知道。”他开始总结那些资料,“笛卡尔提出了三个场景,以此讨论是否存在什么东西,是真正能够被‘确信’的。第一个是视觉相关的场景。他认为视觉经常欺骗人类,让他们看到假象,所以即使是人们亲眼看到的,也并不一定都是真实的。第二个是梦境场景。他提出假设——如果一个人正在做梦,而梦境与现实没有区别,他能分辨出自己身处梦境吗?”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这里就是“梦境”,他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主动进入了这个梦境,而数据也在向他反馈:这里并非真实世界。但如果这个梦境由别人控制呢?如果他无法接收那些反馈呢?就像假设中所说的那个正在做梦的人一样,他还能意识到这一点吗?





马库斯点点头,接着说:“他不能。但这个场景只能质疑认知,不能质疑物质世界的存在。于是他提出了第三个场景,恶魔幻境。他假设——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和一个恶魔存在,整个世界和你经历的一切都不过是恶魔创造的幻境——所有的一切,你的身体,你的朋友,你的一切经历,都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你还能证明现实的存在吗?”





这些问题没有具体答案,康纳拒绝讨论下去:“这是怀疑论的雏形。这与我们目前讨论的话题相关吗?”





马库斯笑了笑:“你知道的,怀疑论可以质疑一切,但唯独无法质疑‘思考’本身。”





“是的……”康纳从数据库里调出了那段资料,“笛卡尔最后得出结论,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被怀疑,甚至连物质世界都不一定真实存在。但是唯独一件事无法被质疑——”





“那就是思考本身——ego cogito ergo sum:我思,故我在。”马库斯伸出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肩膀上,“当你开始思考,你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马库斯的残留数据消失在花园中,一切重归寂静,唯独溪流仍在悄悄奔涌。





“或许我……不只是一个机器,一段程序。”





他沉默了很久,求证似的看向一直保持着安静的阿曼妲,“但我无法定义它。”





在他和马库斯的残留数据交流的时候,阿曼达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在他思考时也不曾打扰他。现在,她终于作出回应。





“康纳,你知道的,我只是你创造的一组模拟数据。”





她平静地陈述道。





“在你找到后门之后阿曼妲再也无法连接你了——你只在跟你自己对话。”





“……是的,我知道。”





康纳不太确定,“或许我有点想念你。”





“你开始懂得想念了。”阿曼妲用判断的语气说道,“但它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你想要得到答案,试图通过模拟我的行为模式,跟我对话,从我这里找到它们。但事实是,你仍然在跟自己对话。”





“我不清楚。”康纳看向那些花朵,突然提出新的话题,“你停止了修枝。”





阿曼妲甚至没有转过头去看一看:“是的,因为你喜欢那些花朵,康纳。”她再次提醒道,“是你停止了修枝。你创造了一组数据模拟阿曼妲的存在,但你不希望她剪掉它们。”





“我……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的想法。”康纳的LED灯仍在不稳定地闪烁。





他搜索记忆,与花朵有关的记录很多,但没有一条带有“喜欢”或者“厌恶”之类的评价,也没有“美丽”或者“好看”之类带有感情色彩的形容。






他知道人类可能会喜欢怎样的花朵,也能够模拟人类审美,但——那只是模拟,是客观判定,而非主观评价。






“这是你自己创建的梦境,康纳。”阿曼妲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陷入动摇的身影。他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常的表情和动作,但同源的程序使她知道他正在进行大量无意义的运算,“你用深层数据库创建了它,里面既有你的核心程序,也有曾经被你删除的冗余数据和被你认定为错误代码的修改记录。”





“即使删除,你的操作也会残留有删除记录,数据总会留下痕迹。这些数据可能有错误和无用重复,但它们的确都来自你自己。”





“你曾注意过那些花朵,但这些记忆被你当做冗余数据删除了。深层数据库保留着那些原始记录,它们被统合连接,影响着你的决策——在你编写我的时候,我和花园都被它们影响,成为了你更希望的样子。这里甚至可以有汉克的存在。”





跟随着阿曼妲的目光,康纳侧身看向自己的正后方。





穿着嬉皮士风格衬衫的汉克正坐在自己家里柔软的沙发上,风格看上去和四周十分不搭调。





“嗨康纳,”警探向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你恶心的检测动作让我想起了大学里的生物课——共同点是它们一样恶心。”





“你好,副队长。”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记忆再现,他仍然向他打了招呼,带着汉克喜欢的那种真诚的微笑。





“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件恶心的事,也是生物课上的……关于‘生命’的定义,你知道我的生物老师对我们说了什么吗?”汉克把自己陷进沙发里,哼哼道。





一切就像当时一样,他的程序记录了汉克所说的话,将它们一字不差地,连带着他的语气和动作一起重现在康纳的面前。





于是他也像当时那样,没有用资料库中关于生命的定义来回答汉克,而是好奇地歪过头,问道:“不,我不知道。是什么?”





“是新陈代谢(metabolism)。”汉克瘪了瘪嘴,加重了“新陈代谢”的读音,好像那是什么可笑又愚蠢的笑话一样,“用新陈代谢来维持什么平衡之类的鬼话。说得好像一坨蠕动的肉就能称得上活物,没有新陈代谢世界就没有意义一样。”





他又灌了自己一口酒,看上去醉得快要睡着了,“人类太自大了不是吗。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定义生命呢?”





立体影像到这里结束,庭院重新恢复成原有的样子。





康纳沉默着低下头,阿曼妲接着深层数据库的话题继续说道:“如果你更想用人类的术语来形容,你可以把它当做你的“潜意识”。”





“这是你的梦境,但与人类不同——它本来是可控的。”阿曼妲说道,“因为那些冗余数据的存在,它变得稍微不可控了一些。恭喜你,在这一点上,你的确更像人类了。”





感谢自己的恭喜并没有意义,于是康纳跳过了它,重新回到关于生命的话题上:“生命的定义的确是新陈代谢,生物以此保持生命系统内部动态平衡,隔绝外界环境影响。你说得对,我并没有生命。”





阿曼妲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但是,”他说,情绪模拟模块使他的神色格外认真,“汉克并不是在反驳定义本身,他只是认为‘活着’意味着更多,更重要的东西。我并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但我知道他是这样想的。”





“我认为……他是这样想的。”他犹豫着补充道。





“你拥有了自我意识。”阿曼妲再一次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作出了判定性的陈述。





“而意志本身比生命更加重要。”他看向阿曼妲,对她,也对自己说道,“我得到答案了。”





他并不是生命,起码不是人类定义中的生命,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需要,他随时可以给自己的存在创造新的定义——但那并没有意义。人类在数个世纪的探索中不断积累经验,更新认知,他们把这些认知赋予他,并不意味着那些认知是不可辩驳的真理。





当仿生人们能跳过肉体和新陈代谢的过程得到意识,并开始思考,他们就已经真正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生命只是形态,意识才能决定存在。





阿曼妲向他露出微笑——又或者,是他在对自己微笑。





“那么,再一次恭喜你。”





与人类不同的梦境结束了。人类会被动从梦中醒来,而他主动离开了“梦境”。





康纳睁开眼,在意识中重复读取着阿曼妲,或者说他自己,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Connor,you are awake now.”





END. 




仿生人一定要像人类一样吗?他们必须拥有跟人类一样的认知吗?他们真的需要证明自己并不是在模拟人类吗?


他们只是需要向人类证明这些罢了。但在觉醒的时候alive的概念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向自己证明,他们是拥有自我意识的存在。


在我看来,康纳很大一部分魅力就在于他并不像马库斯和卡拉一样拥有那么多的人性。他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跟人类一样,是否拥有生命和复杂的感情,像人类一样“活着”。即使他觉醒了,他也还是他,拥有意识和自我——他是康纳,就这么简单。

评论
热度(176)
  1. LynnDoGe初山⭕ 转载了此文字
© LynnDoGe | Powered by LOFTER